文图资料

[推荐]上医治未病

刘大一

史书《鹖冠子》记载这样一个故事。一天,魏文王问扁鹊:“听说你们家兄弟三人都精于医术,到底谁最好呢?”扁鹊说:“长兄为上,仲兄次之,我为下。”文王再问:“那么,为什么人们都尊你为神医呢?”扁鹊说:“长兄治病,是治于病发之前,观其气色,简单一副药人们就不得病了,一般人不知道他事先能铲除病因,以为他不能治病;仲兄治病,是治于病初之时,号其经脉,三两副药下去病就好了,一般人以为他只能治轻微的小病;我之治病,是治于病重之时,一般人看到我扎针放血、刮骨疗毒,能起死回生,以为我医术高明,名气因此响遍天下,便尊我为神医。”

这个故事告诉我们:医有三类,即上医、中医和下医;病分三种,即未病、已病和重病。所谓上医治未病、中医治已病、下医治重病。未病,指不良的生活方式或者人体某种元素缺乏将要产生的疾病,即通常所言的亚健康;已病,指疾病已经产生了,但不为人们察觉或者有所感觉却熟视无睹;重病,即人们通常所关注的疾病,那是病入膏肓、不治即死的要命之疾。

健康和疾病既对立又联系。我们不能一说病,必是指重病死病,一说医,必是刮骨疗毒、救死扶伤。健康是相对的,疾病是渐进的。从远古洪荒到文明现代,人们无不期望长寿不老,要长寿,不得病是根本;要不得病,必须防病于未发之时,治病于初发之日。这个道理,简单得无须证明。然而,要形成一种国民意识和行为能力却非一时之功。扁鹊被尊为神医,举世公认,扁鹊的大哥、二哥医术更高也应该被尊为神医,为什么他哥俩却不为世人所承认呢?我们无须为扁鹊的大哥、二哥鸣不平,这是千百年前的市场需求所决定的。那时的人民哪有意识和条件去管治未病、治已病,重病缠身能请个大夫看看,已非一般人民所能为,扁鹊的兄长们没了用武之地,又有谁去认他们呢?

中华民族走到今天,紧随世界文明发展的步伐,国民经济快速发展,医疗保健事业也在不断进步。二十年前兴起的保健产业,就是现代高科技成就的上医行业,我们可以告慰扁鹊的俩位兄长,国人可以启用他们的上医之道,中医之术,以求健康长寿之了!

(刘大一  2007年4月19  於武昌水果湖)